面对疫情,家具厂复工难,复工后挑战更多(原创)

导读:
对于小型家具工厂来说,简直是难上加难,加上审批通过率很低,使得很多小工厂都放弃了申报。

2月10日以来,战“疫”有了不少积极的讯号,各地的家具制造工厂逐步分批次复工。

不过,第一批复工的家具制造工厂多为大型品牌工厂,众多小工厂的复工依然遥遥无期。

在疫情还未彻底消除的情况下,复工审批的门槛及复工后的挑战,使得家具老板们既盼着开工又怕开工。

1  、艰难的复工之路

当下疫情防控是各地主管部门的大事,不容出错。基于此,制造工厂的复工必须通过主管部门的审核。

2月10号以后,在一些品牌企业公众号发出的复工报道中,我们可以管窥复工企业的工作状况:首先是在人力配置方面,工厂负责人为厂区防疫的第一负责人,要成立相关的防疫专项小组;其次,是在物料的准备上,需要各种留底文件,如员工体温检查记录、防护用品发放登记表、人员流动信息表、全厂检查表、全员复工培训档案、隔离室等等;最后是正常复工后,持之以恒地做好人员、设施的消毒及相关工作。

有网站整理了家具企业复工指南,包含方案、台账,里面有海量的审查表格及文件,繁复的准备工作,这需要耗费大量的人力和物力,才能在相对短的时间内准备好。

业内人士称,“疫情之下的复工报备和审核,已经成了一个既费体力又费脑力的活。”

对于小型家具工厂来说,简直是难上加难,加上审批通过率很低,使得很多小工厂都放弃了申报。

目前看,已经通过审核复工的家具制造企业,大多是一些行业头部企业,已经复工的小型家具工厂目前几乎没有。

2  、复工后面临的挑战

未复工前,家具工厂面临人工、厂房等各种成本开支,却无营收的困境,即使碰到比较良心的业主免租,或者相关部门有一定的扶持措施,也只是杯水车薪。所以家具老板都想着尽早复工,不过他们很快就会发现复工审核通过后还会面临大量的挑战。

①工人方面,现在各个省市县乡,已经被人为地用渣土、围墙、栏杆封锁成了一个个孤岛,他们无法从老家出来,即便是回到工作城市后,也会受限于当地对于租户的限制进不来;即便可以给员工安排宿舍,按规定,他们也要隔离14天后才能上班。

②上下游供应商、合作商方面,大家都环环相扣,上游原材料工厂未开工,下游实体店铺没法运营,单制造工厂一方复工也是白搭。

③三角债,目前相互欠款已经变成了家具行业的一种通用规则,从原材料,到生产制造,再到销售,相互一般都是赊账,如果这中间有一家合作方倒闭,那么它欠别的合作方的债务也无法兑现,于是引发这条生态链上的一系列恶性循环。如果家具工厂没有足够的现金流,则很容易破产,好的也维持不了几个月的经营。

④疫情的不确定性。复工后,如果发现有一个工人发热,不管是否确诊,那么这个工厂就要停工,所有人隔离14天。如果隔离期间,上下游供应商开工了,而他们还没有解除隔离,那么很有可能,合作方就会更换供应商。

⑤订单来源上,三月春季展会纷纷推迟,家具工厂少了一个很重要的接单渠道,全年的订单来源及员工士气都会受损,工厂负责人及销售团队成员还得及时转变思路,花大力气做线上渠道。

在疫情还未彻底解除之前,家具工厂顺利复工后,工厂负责人还得警惕头顶的疫情这柄达摩克里斯之剑,因为一旦发生疫情,则面临再次被关厂的可能,之前为了复工所做的一切准备工作都将化为泡影。

不开工有压力,开工了压力更大。

目前,多个家具集散地规定工厂开工不得早于3月1日。

对于家具老板们来说,疫情之下需要发动全员积极开展自救,比如现在很多传统的家具工厂也在线上直播卖货了,这便是很好的一个转变。

疫情终将过去,工厂正常复工和运转必将到来,希望更多的企业能坚持到春暖花开那一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