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国家具进出口2019:进口下跌8%,越南反增35%!(转载)

导读:
中国是减少金额最多的国家,从2018年的136亿美元下降28%至97亿美元。业内专家将此归因于主要针对中国的关税造成的干扰,关税问题几乎覆盖了所有主要家具品类。

2020年,在疫情之外,关税问题依然是悬在全球家具进出口业务的一个不确定因素。过去一年,中美两国的较量已经让供应链面临巨大困难。

2019年,美国家具进口总额下降了8%,从248亿美元降至230亿美元,这是自2011年以来的首次下降。(见图1)

美国家具进出口2019:进口下跌8%,越南反增35%!(转载)

中国是减少金额最多的国家,从2018年的136亿美元下降28%至97亿美元。业内专家将此归因于主要针对中国的关税造成的干扰,关税问题几乎覆盖了所有主要家具品类。(见表1)

美国家具进出口2019:进口下跌8%,越南反增35%!(转载)

虽然从越南和马来西亚等主要家具生产国所进口的家具显著增加,但无法弥补近40亿美元的中国家具进口锐减。“来自中国的业务都去哪儿了?在越南和马来西亚是找不到的。”

贝尔纳茨家具集团(Bernards Furniture Group)的总裁格雷格·诺埃(Greg Noe)称,“我们从中国至少损失了40亿美元。损失的一部分是业务量,另一部分是货运量。”

前十位家具进口的国家与地区中,有7个国家处于增长状态,首先是越南,从2018年的42亿增长了35%至57亿美元。

加拿大紧随其后,从12.9亿美元增加3%至13.2亿美元。墨西哥从11亿美元增长5%至12亿美元。马来西亚从7.393亿增长28%至9.426亿。

正如总裁诺埃所指,这样的数字很难弥补中国减少的40亿美元差额。(见图2、图3)

美国家具进出口2019:进口下跌8%,越南反增35%!(转载)

美国家具进出口2019:进口下跌8%,越南反增35%!(转载)

与此同时,来自意大利的家具进口额下降1%,从8.55亿美元降至8.431亿美元;

印尼增长13%,从6.646亿美元增至7.517亿美元;印度上涨7%,从3.506亿加至3.768亿美元。

在某些人看来,波兰是全球采购领域的一个新兴市场,其出货量下降了13%,为2.65亿美元,而2018年的出货量为3.08亿美元。

中国台湾的进口量从1.099亿美元增至2.267亿美元,增幅12%。

在进口的产品种类上,木制厨房家具的下降最为明显(21%),但无软垫金属座椅增长了31%。(见表2)

美国家具进出口2019:进口下跌8%,越南反增35%!(转载)

哪里的业务在增加?    

印度已成为更重要的货源地,特别是由本土品种的实木制造的家具,例如刺槐、希杉和芒果木。

墨西哥和印度尼西亚也已经成为替代中国的可靠选择,印度尼西亚出产红木家具,墨西哥则盛产松木家具。

但越南占据了最大市场份额,不仅因为它的木质家具的生产能力,还因为它的固定和运动家具的生产能力。

中国台湾省当然可以争取到一些来自中国内地的业务,特别是出于它擅长运用混合材料、铬和玻璃的能力。虽然其生产成本可能比中国大陆要高得多,但由于其25%的关税,价格差距明显缩小。

其他国家的增量也是因为货源转移,尤其在越南和马来西亚,他们已被证明是低价位家具的可靠供应地,也变成了低价卧室家具的重要来源。

美国家具进出口2019:进口下跌8%,越南反增35%!(转载)

越南业务强劲增长,

印度不会成为转移目标地?

去年,Legacy Classic公司将进口系列的生产转移到越南。在那之前,此系列在中国生产。但是在2018年夏,关税带来困扰之前,该公司就已经在制定转移货源的计划。

Legacy Classic的总裁兼CEO东·艾森伯格(Don Essenberg)说:“生产热潮已经转移,从中国到越南,我们在越南的业务增长了100%。2018年中,我们的产品完全由中国制造,2019年中,制造已经全部转到越南。”

转移的产品线包括卧室、餐厅、休闲家具以及青少年家具。他说:“对我们来说,去年是一个真正的学习过程,但到年底,情况比过渡时期要平稳。”

全系列家具Moe’s Home Collection公司总裁莫伊·萨米安·尤(Moe Samieian Ir)表示,公司增加了来自越南和印度的进口量,然而从数据可以看出,中国关税导致的生产转移大多转向了越南。

他说:“我认为印度不受影响。业务很少从中国转到印度,大部分不得不转移到越南或马来西亚,越南是人们迁移的第一选择。

对于Moe’s来说,在越南最大的生产增长之一就是室内装潢,包括沙发、情侣座、组合式沙发和休闲椅。萨米安说,仅这些品类,该公司在越南的业务可能就增加了40%~50%。

不过,他表示,该公司来自印度的业务主要是由刺槐和芒果木制成的实木家具。

他们也擅长生产金属家具,因为材料和我们的产品风格很协调,我们在印度发展了很多制造业务。

贝尔纳茨的诺埃说:“2019年公司在越南和马来西亚增长最多的是卧室家具的制造业务。

对我来说最大的损失在餐厅和休闲家具部分,他们曾在中国制造,其中一部分被转移后,成本上升了25%-35%。

我可能丢失了50%-60%的这些品类生意。如果价格保持不变,商品需求仍存在,但是价格上升太多了。”

柜类家具和家居装饰的进口企业Homelegance的执行副总裁杰米·柯林斯(Jamie Collins)称公司去年小幅增加了来自越南和马来西亚的业务。

其中一部分是由中国转移的,比如沙发床转到马来西亚而休闲椅转到越南,移动家具的制造则两地都有。

“他们正在进入市场,”他在谈到与中国生产同类产品的国家时表示,“许多行业都受到了对中国征收关税的影响,这加大了获得设施空间和工人的难度,尤其是在越南。随着越南的发展,这一直是个挑战。”

美国家具进出口2019:进口下跌8%,越南反增35%!(转载)

全年家具出口22亿美元,

加拿大为最大出口国

相比于全年230亿美元的家具进口额,美国家具出口总额仅为22亿美元左右。

加拿大为美国第一大出口国,其次为墨西哥,其中对中国大陆的家具出口总额约为5170万美元。(见表3)

美国家具进出口2019:进口下跌8%,越南反增35%!(转载)

在出口的产品种类中,床垫出口额为1.59亿美元,杂木家具出口额4.26亿美元。金属家具出口额为2.35亿美元(见表4)。

美国家具进出口2019:进口下跌8%,越南反增35%!(转载)

总体来看,美国作为全球最大的家具消费市场,其家具制造业已经完成了对外转移,而保留品牌和营销部分,绝大部分产品都进口自全球各地,尤其是中国、越南等具有较高性价比的国家。

*本文系转载文章,侵权联系删除